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发布虚假招聘信息应视同网络

2017-09-04 17:43

  据一则公开的判决案例显示,2016年,智联招聘公司员工申某,因难以完成业绩压力,而利用系统漏洞非法获取用户简历资料,并向外兜售。通过与有招聘需求的公司签署服务合同后,给予对方公司下载简历的权限,每份简历售价为50元——这是智联招聘的经营模式。

  “平台是它建的,规则是它起草的,发布的招聘信息是它选定的,大数据也是掌握在它手上。看似是招聘方给平台付费,其实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是求职者的钱养肥了平台。”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如果求职者遭受的财产损失和人身伤亡,与不实虚假招聘信息的疏于审核这一存在关系,平台主体必须依法承担责任。

  8月18日9:50 一中院召开“规范企业用工行为 劳动者权益”新闻通报会

  “广告主管机关是工商部门,招聘涉及劳动部门,网络招聘还涉及网络主管部门,招聘过程中有违法犯为又涉及机关。”刘俊海认为,这需要铸造监管合力,建立跨市场、跨地域、跨部门信息监管合作机制。相关主管部门还可联合开展的执法检查,积极鼓励举报虚假招聘信息的线索。

  网络招聘平台不是法外之地,平台上发布的虚假信息,应视同网络。要像打击网络一样,重拳治理招聘平台,规范其信息发布,如此,才能为广大求职者把好关、放好哨。

  8月19日,最高党组、部主任徐家新代表最高党组和周强院长专程看望慰问在自治区阿尔山市疗养的...【详情】

  网络招聘平台是互联网催生的新鲜事物,不同于传统的线下面对面招聘,在网络招聘平台产生的纠纷,往往很难。不少求职者因为损失不大,往往自认倒霉,上网几句了事;即使报了案,常常也因案值小和难而不了了之。

  家住南京鼓楼区的张女士近日通过网络兼职平台,找到一家名为福建上杭亚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做刷单兼职,按照对方所讲的操作方法,张女士先后刷单9次,由于对方自称没有银行账号,她通过支付宝向对方共支付27360元,后感觉不对,发现本金和佣金均未收回,遂报警。

  比如,还没正式入职,就被告知要交培训费。刚毕业的原平(化名)从山西来求职的半个月里,了好几次这样的招聘。“一些公司挂羊头卖狗肉,打着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大公司名号,吸引求职者去面试。”原平说。

  互联网确实有匿名性的特点,但不同于论坛、贴吧上的网民,使用网络招聘平台的求职者,是为寻求匹配自己所需的真实招聘信息,而不是藏在网络背后利用其匿名特点来娱乐和社交。作为招聘平台的第三方,其存在的价值在于审核职位及其发布者的真实性,让求职者减少信息不对称,而不是成为招摇撞骗者利用的工具。